抓不住的就送一程

  日落黄昏,倦鸟归巢,青山渐渐安静了下来。突然,一个年轻人面容狰狞怒气冲冲地跑到高高的山冈上,发泄似的狂喊着。年轻人的暴躁惊动了正在不远处打坐的禅师,面目慈祥的老禅师缓缓走到年轻人面前,对他露出了善意的笑容,然后和年轻人攀谈了起来。
  
  在谈话的过程中,老禅师始终眯着眼睛微笑着在听年轻人的倾诉。年轻人从一个边远的小城来到这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来闯荡,经过多年的打拼吃了很多苦,才好不容易在企业里干到了中层管理人员的位置,身边也有了相识几年的女朋友。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毁了,老板因为种种原因要将他辞退,现在他正在为公司培训替代他的新人,每天在公司里的日子过的非常压抑。而女友知道他很快将失去这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之后,也提出了分手。女友的理由很简单,她不能让自己未来的孩子拥有一个没能力给她们安稳富足生活的父亲。
  
  “我跟了老板整整8年呀!他一句话就让我走人!我的女朋友当初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举目无亲,是我帮她找了工作,全力以赴地照顾着她,可现在她却在我最艰难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年轻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说完了自己的经历,愤怒的双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年迈的禅师轻轻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然后拉起他的手在山上信步游走起来。清凉的山风让年轻人烦躁的内心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时候,老禅师忽然停下了脚步,伸手去抓一片飘来的柳絮。柳絮轻盈而调皮,每次都从禅师的手掌之中溜掉。
  
  年轻人默默地看着老禅师,眼中充满了疑惑。 “呵呵,我老了,抓不住这些柳絮了。”老禅师说完之后,抬起头和年轻人面对着面,说道:“这世上种种美好与精彩,我们并不一定都能抓到,既然抓不到,倒不如送它们一程,让它们活得更加精彩飘逸,让自己得到安宁与豁达。”
  
  说完,老禅师轻轻将抓柳絮的手向上微微一扬,柳絮被禅师的手这么一送,在湛蓝的天空下飞的更加漂亮了。
  
  老禅师说完之后,年轻人呆立良久。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了淡然的微笑,向禅师深深鞠了一躬,转身下山去了。
  
  回到城里之后,年轻人兢兢业业地将自己在工作中的经验都教给了那个即将接替他的新人,老板看在眼里,没想到受了委屈的他居然还会这么为公司出力,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当他离开公司的时候,老板动情地紧紧握住他的手对他说:“我对不住你,没想到你还能这样对我!辞退你,我也是有难言之隐,你这个朋友我记住了,以后有事就来找我。”他笑着和老板告别,然后在办公室同事们的留恋和注视中,大踏步地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和女朋友最后道别的时候,他送给她一份特别的礼物——一盒治疗风湿的膏药。女朋友有风湿病,每次疼起来都在床上呲牙咧嘴的直打滚,女孩儿看到这份礼物之后,哭的差点抽搐过去,他安慰完她之后,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他始终奉行着一个原则——能抓住的人和缘分,他都加倍珍惜;不能抓住的种种,他就笑着送他们一程。这样的心态让他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也得到了别人更多的回报和帮助,他的生活也渐渐走出了困境。
  
  后来,他经过多方寻访找到了禅师所在的寺院,想当面感谢老禅师。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禅师的所在,老禅师的弟子却告诉他,禅师已经圆寂。从时间上推算,恰好是他们见面的第二天。弟子还告诉他,老禅师当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疾病的折磨,有时候疼的汗水直淌,却始终面带微笑的生活着。虽然,老禅师早就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但依然平静乐观的生活着。
  
  听完这些之后,他努力让自己的脸上绽放出微笑,用笑容将眼角的泪水挤走。这时候他才明白,相遇的时候,老禅师是忍受着多么巨大的身体痛苦在为自己解脱烦恼。老禅师那时候已经知道自己抓不住自己的生命了,却还用尽了生命最后一份力量送了自己一程,让自己的人生走上了正途。他向禅师圆寂的地方磕了几个头,然后微笑着向山下走去。
  
  老禅师用自己的生命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永远都要微笑坚强乐观豁达的生活下去,这才是生命的意义。既然抓不住,何不送一程。

僧人为保护一只鹅遭毒打,没想到鹅竟然这样报恩

   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发生过一件令人感伤的事情。
  
  一天,有一位比丘拿着钵盂去乞食,随缘而行,来到一位珠宝师家门口。
  
  当时,珠宝师正在为国王穿一串珍贵无比的珠子,看见门口有一位出家人来乞食,就放下手里的珠串,到厨房取饭菜。由于动作过于仓促,珠串放下去时,有一颗珠子蹦出来,掉在地上。
  
  珠宝师家里养了一只鹅,这时也在旁边,看见珠子掉下,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于是一口把珠吞下,比丘在门口恰好看到这一幕。
  
  珠宝师拿着饭菜出来施给比丘后,转身再次整理珠串,结果发现少了一颗,他怀疑是被比丘窃去,就开始质问他。
  
  比丘知道是鹅吞了珠子,但若把实情告诉珠宝师,鹅就会被杀死,所以不忍明言,沉默以对。
  
  珠宝师见比丘不肯说法,就更认定是他偷了珠子,于是大力捶打,乃至棍棒交加。
  
  比丘既然发心救鹅,心中默念佛号,也任由珠宝师捶打,终被打倒,还流了不少血。
  
  珠宝师那只鹅很有灵性,知道比丘为了救它挨打,于是跑到比丘身边,用嘴巴去舔比丘伤口上的血。
  
  珠宝师正在气头上,看到自家的鹅竟然去救比丘,当下迁怒于鹅,暴怒不已,一棍把鹅打死。
  
  比丘受伤在地,反应有些迟缓,加上珠宝师动作快,都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鹅已被打死,不觉大为悲伤,泪流满面。
  
  珠宝师觉得很奇怪:刚才这般痛打比丘,比丘浑身受伤、血流满地,始终没有流一滴泪,现在不过是打死一只鹅,比丘却是如此悲痛不堪。于是追问比丘,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事已至此,鹅已经被打死,比丘只得说出真相。
  
  珠宝师听完比丘的解释,当下剖开鹅的肚子,果然找到那颗宝珠。
  
  珠宝师手握着宝珠,想起前后过程,既惭愧又感动,不由放声痛哭,对比丘说:“师父为了护鹅不惜身命,我不明是非伤害了师父,又打杀了知恩报恩的鹅,真是罪大恶极。”珠宝师当即向比丘礼拜、忏悔。
  
  本文摘自《大庄严经论》

念佛的人头上有光明

  念佛人头上有光,正气人头上的光比不上
  
  明朝万历年间的莲池大师,净土宗的第八祖。莲池大师还没出家的时候,是姓沈,在家时就有学佛、念佛。有一日,他的隔壁有一老人过世,他的子孙为他牵亡,牵亡的时候,仙婆替亡者说话。他觉得很稀奇,莲池大师还没出家的时候叫沈居士,他也去听那个人替亡者说话。他站在旁边,后来想到:“我是念佛的人,现在我没有念佛,这样不好。”自己的心随时就提起正念,心中在默念阿弥陀佛,继续在念佛。他一念佛,那位仙婆就说了:“像沈先生这样用功,这样修行,就不必烦恼不会作佛,将来一定能够成佛!”沈居士听到,吓了说:“我默默地站在这里,你怎么会知道我有修行?”仙婆就说:“有啊!我知道现在你在念佛。”“你怎么知道我在念佛?”仙婆说:“你心里一念阿弥陀佛,你的头上就放出光明来。光明中就有一尊阿弥陀佛站在那里,非常慈悲,光明灿烂。所以我知道你心中在念佛。”
  
  由此可见,我们凡是念佛,我们头上就放光,头上就有一尊阿弥陀佛在那里,时时加持我们[正气足的人头上也有光,但比不上念佛之人头上发的光]。所以有人说晚上走路,一个人走会怕的时候,就认真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就不会怕。若一念阿弥陀佛,头上就放光,光明中有阿弥陀佛,所有的邪魔鬼怪都会远离,就不会伤害你,所以念佛现在就得到广大受用,头上时时放光,佛时时在头上来加持,这是非常难得。
  
  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忏悔此生多业障,愿苦修行把家归!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当勤精进,如救头然,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阎王爷三次叫他去最后念佛往生善处

  我的父亲刘玉田,山东莱阳人,县车队的书记离休干部,于2014 年3月 12日往生,享年86岁。
  
  父亲活着的时候并不信佛,身体也没什么大病。2013年春天摔了一下,从此老人家怕再摔,所以就不再出门了。虽然不出门,但是在家上厕所时又摔了一下。此后就经常躺床上休息,不怎么下床活动了。
  
  父亲曾经三次见到阎罗王。第一次是2013年9月。他在电话中叫我回去看他,回到家之后,他告诉我:“大闺女,阎王爷叫我去呢。”这时的我已经专修念佛愿生极乐世界两年了,虽然经常劝父亲信佛念佛,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过。现在竟然阎罗王来找他了,我听到吓了一跳。“我走了之后,你要记得给我雇吹鼓手(当地送亡人的一种风俗习惯)。”父亲说。我灵机一动,“可以,但是您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只要您做得到,我一定会给您雇的。”“什么条件?”“您老人家要跟我念佛,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好,你教我吧。”我很欢喜地教父亲发愿、念佛,并送了一个念佛机。“从现在起您天天跟着念佛机念佛,等您去世的时候我就给您雇吹鼓手,吹着南无阿弥陀佛送您。”父亲点了点头。之后,我又随口问了一句:“老爸,阎王说您还能活多长时间?”父亲说:“还有半年。”我也就没当回事了。
  
  过了几天我去看他,我说爸您念佛了吗?他马上坐在沙发上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还说我是“检查的来了”,好像是在给我念的一样。母亲去世后,父亲又找了个老伴,我们管她叫姨。我告诉姨天天和我爸一起念佛吧,对你们会有很大好处的。姨答应我天天开着念佛机让父亲念。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有一天,父亲又打电话来说,阎王爷又来叫他了,说还有三个月。我对父亲说:“您老没念佛吧,如果有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是阿弥陀佛的孩子了,平时有阿弥陀佛看护着您,到了临终,阿弥陀佛就来接您到极乐世界。你这有时念有时不念的,和阿弥陀佛的电话线就断了,阿弥陀佛就管不了您了,所以阎王又来找您了。不是还有三个月吗?抓紧时间念佛,求生极乐世界吧!”父亲还是嘴里说得好听,都两次见阎王了,就是不念。
  
  我只好每天晚上跪在阿弥陀佛像前,念一个小时的佛回向给父亲,求阿弥陀佛加被父亲一定要信佛念佛求生极乐世界,并求阿弥陀佛,我父亲这么大年纪了,如果他的寿限到了,求您就接他到极乐世界,寿限不到求您不要让他受罪。果然,父亲虽然这么天天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了,问他难不难受,他说不难受。就是不爱吃饭了。
  
  过了一段时间,父亲又打电话叫我去。我去了以后一看吓了一跳,父亲满脸通红。我以为他发烧了,赶紧张罗上医院。父亲却告诉我说,阎王爷又来了,叫他马上去。还说:“我又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来抓我啊,我不想去。”原来满脸通红,是被吓得啊!我说:“地狱现前了还不念佛,美好的极乐世界您不去,那就去阎王那吧。”他说:“不去不去,我要去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我说没时间了,阎王叫您马上去,您再不念佛就来不及了,即使您念不出来跟着念佛机在心里念也行。于是,我就陪着父亲念佛,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大红脸才慢慢地消了。
  
  过了几天父亲吃不下饭也喝不下水了。我们把父亲送进了医院,医生做了常规检查,输了液,我们轮流照顾父亲,商量好不管谁照顾,念佛机不准关。第二天早上我给父亲弄了芝麻糊,吃完了我问父亲有没有想见的人让他们回来见见?父亲摇摇头。8点多医生查房,决定插个胃管,打果汁和饭,给病人补充营养。我姨回家拿果汁机,医生去做准备了。这时候父亲只有出气没进气了,我赶紧念佛。父亲的手在空中乱舞,我一看大概是要债的来了吧,就跟父亲说:“老爸赶紧念佛,去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再也不用轮回受苦了,到那里之后永远不老不病不死,想到哪就到哪,想吃啥就有啥,亲人永远不再分离。老爸快跟我念佛,再不念佛,就没有机会了……。”
  
  这时父亲才有气无力地张开嘴轻轻地跟着我念佛。真是奇迹,我父亲躺了半年,从没刷过牙,可嘴里的口气特别地清香。我又告诉父亲:“爸啊,阿弥陀佛用大莲花来接您时,您就赶紧上去,跟阿弥陀佛到极乐世界,别耽搁啊……”我不停地念佛,并叫爸快上阿弥陀佛的大莲花。等医护人员来时,父亲血压心跳都没了,呼吸也停止了。我继续念佛,直到将我姨和妹送来父亲的老衣穿上之后,才把父亲遗体送太平间。
  
  第二天火化之前,我们最后看看父亲,发现父亲的脸粉红粉红的,一点也不像死人的脸色。
  
  当天把骨灰送到老家,我兑现了我的诺言,给父亲雇了吹鼓手——播放“南无阿弥陀佛”的音乐给来吊唁的父老乡亲听,好多人都跟着唱呢。
  
  老爸往生不久,我外孙女佛颖(今年9岁,也念佛)告诉她的妈妈:“我昨晚坐着莲花去极乐世界了,正在和阿弥陀佛说话呢,听到有人叫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太姥爷(即我的父亲)。”
  
  孩子的妈妈就问她:“你太姥爷是坐在莲花上吗?”
  
  她说:“没有,是站在莲花上的,身上的衣服可漂亮了。”
  
  南无阿弥陀佛

启动心的力量一一6个月自愈癌症的奇人

  她曾用6个月自愈癌症,她是美国最负盛名的心理治疗专家,杰出的心灵导师,著名作家和演讲家。她帮助了千千万万人改变了健康状态,提升了生命质量。这位伟大的女性被世界各地的媒体亲切地称为“最接近圣人的人”。———她就是露易丝·海。
  
  然而,你一定想象不到,她曾经遭遇过怎样的苦难:
  
  1岁半时,父母离异,母亲再嫁,继父常暴虐于她。
  
  5岁时,惨遭一酒鬼强奸。
  
  15岁离家出走。
  
  16岁毫无准备下生下小孩,因无力抚养送人。
  
  结婚14年后被丈夫遗弃,几近崩溃。
  
  不久,被确珍患上癌症。
  
  这些灾难,若是落在普通人的身上,怕是早已无法承受而倒下。但是有一种人,是无法被苦难打到的,生命越是苦难,他们越是能从中找寻到生命的光芒。
  
  露易丝·海就是这样的一位生命的勇士。
  
  依靠强大信念与佛法的智慧,她从地狱般的生活中解脱出来,在被确诊6个月后,用心理疗法和饮食排毒等逐步摆脱了癌症,完全康复。
  
  随后,她将自己康复的方法写到《启动心的力量》一书中,引起了社会巨大的反响。
  
  她将深刻的哲理、科学的精神与博大的爱,结合自己的坎坷经历,以浅显生动的语言娓娓道来,如清泉般滋润每一个读者的心田。
  
  后来,她还创建了名为“海瑞德(Hayride)”的爱滋病救援组织。“Rlay基金会”和“露易丝·海慈善基金”,帮助和支持爱滋病患者、被虐待妇女和社会最底层的穷苦人。
  
  她曾经所遭受过的苦难,都已经化成了生命的恩典和眼底的光芒,不仅滋养着她的生命,也带给千千万万的人们爱和希望。
  
  以下是她在书中的一段自述,让我们一起从这位伟大的女性身上,汲取生命的力量!
  
  “如果你能感受到自己身上越多的力量,就能拥有越自由的生命!”
  
  有一天,医生宣布我患了癌症。
  
  我在五岁时便被强奸,是一个常受性虐待的小孩,这不难明白,为什么我会患上妇科癌。像所有知道自己患了癌症的人一样,我听到医生的宣布以后,立刻变得非常恐慌,惊慌失措。
  
  但是,因为我本来已经在替他人治病,而且知道病人心理上有改变的确可以把病治好,所以我想这次该是我亲身替自己证明的时候了。
  
  我知道癌症的起因大都是因为有长时期的愤怒,这累积起来的愤怒发生毒素,慢慢把身体的细胞侵袭,使它们失去正常的发展,然后形成了癌。
  
  我因为孩童时候的处境,所以一直未能化解对“别人”的愤怒和怨恨。这次,我再不能浪费时间,我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癌症是不治之症,这“不治之症”四个字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是那么可怕,而对冷静下来的我来说,却明白这种疾病并不能从外面去医治。
  
  我想医治它的唯一方法,是要往内在寻找,寻求根治的方法。
  
  如果我去动手术,只是把癌细胞除去,如果我不去改变自己创造这些癌细胞的心理系统,那么,医生就会继续支解我的肉体,直到再没有办法支解为止。我并不喜欢这个方式。
  
  我相信如果一方面去动手术,把癌细胞除去,同时另一方面又去清理导致癌症的心理系统,那么癌症就不会复发。
  
  如果癌症或其他病症复发,我并不相信是因为医生没有把它完全割除,我相信是因为病人并没有把心理状况改变。
  
  我还相信如果我能清理癌症的心理系统,那么我根本就不需要动手术。于是,我便和医生拖时间,对医生说我暂时没有金钱来付医院的费用,医生答应给我三个月的限期。
  
  我立刻要自己积极地做出治疗,找寻和调查所有医药以外的治疗方法,同时一心向佛。
  
  我去了多间自然健康食品商店,买了他们所有有关癌症的书。又去了图书馆广泛阅读。
  
  我参看“脚部反射法”、“结肠治疗法”,觉得这些对我都会有帮助。我似乎被善缘带引到一个正确的地方,还遇到了对我有很大帮助的一个人。
  
  我知道我应该比以前更爱自己,更珍惜自己。
  
  因为在童年,我很少得到爱,没有人使我感到高兴满足,因此我养成了和周围人一样的态度,不停菲薄自己、批评自己,终于渐渐地成为自己的习性。
  
  我在认识到:我不单要喜爱别人、勉励自己,而且更要做很多善事。
  
  以前,我明知要这样做,却一天一天拖延,正如那些想节食的人,一天拖过一天那样。现在,我不能再拖延了。
  
  起初,我对很多要做的善事觉得很困难,但是,当我坚决继续做下去的时候,我发觉在我生命中发生的某些处境,一点一点都在往好的方面改变。
  
  它们不再令我丧气,我的健康也有了显着的进展。我知道我要继续做下去,继续行善,对一切尽心尽力。
  
  是的,我的确曾有过一个灰色的童年,充满精神上、身体上和性的虐待。但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我不应该现在仍然这样拿它来令自己受折磨。
  
  我就是因为没有宽恕人,所以才会导致癌细胞的产生,侵害到我的身体。
  
  我得到了一个好的佛学老师的帮助,把旧的、隐藏着的愤怒都消融了,渐渐走到慈悲喜舍的境界,这使我感到舒服很多。
  
  然后,我开始把我家长告诉我的,有关他们童年时代的故事一一连接起来。
  
  我清楚的看到有关他们生命的情景。由于我的理解力增长,我开始对我父母的痛苦产生慈悲,内心对他们的责怪也开始慢慢化解。
  
  另外,我学习吃素,不再吃荤,帮助我的身体清除因为多年吃了不适当的食物所积聚下来的毒素。
  
  除了不适当的食物能积聚和制造出毒素以外,不适当的思想也能积聚和制造出毒素来。所以我就双方并进,除了吃很多绿色蔬菜外,还向戒、定、慧痛下功夫。
  
  我并没有到医院动手术,只是积极地做着这些彻底的心理和生理的清理功夫。
  
  在我被断定患了癌症的六个月以后,医生为我作出证明,证明我自己早已知道的结果——我完全没有一丝患有癌症的迹象!
  
  因为有了这次亲身的经验,我知道一切疾病都可以治好,只要我们肯去改变我们惯常的思想、信念和行为!
  
  有些事看似悲剧,却可能因祸得福,成为我们生命中最好的经验。我就是因为有过患癌的经验,才多学到很多东西,而且因此使生命有了更新的价值。
  
  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帮助我们有健康的身体、美好的友谊、美妙的职业、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成功。
  
  首先,我们要相信这种力量的存在,然后释放一些不必要的障碍和生活方式,深入内心去感受这种力量,因为它知道,什么对我们是最好的,如果我们愿意把生命交给至高的、爱和支持我们的力量,就将拥有成功并充满爱的生命!
  
  如果我们把疾病和问题当作改变的机会,说明我们还有力量。许多经历过大病的人会说,生病是一次很棒的经历,因为可以让他们用不同的方式生活。
  
  当我们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语言,就是找到了塑造生命的工具,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很简单,请记住:我们的力量就在此刻。
  
  你的心灵没有控制你,而是你控制着自己的心灵,更高的自我控制着你,明白这点很重要。
  
  你可以停止旧的思想,如果旧的思想又回来对你说:“改变真难,”试图要从精神上控制你,请对自己说:“我现在选择相信,对我来说,改变很容易。”
  
  请不断自我暗示这句话,让旧的思想知道你是主宰,你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样。
  
  露易丝·海的名言
  
  如果一种思想或信念对你来说不再有用了,那就丢弃它!没有法律规定如果你曾经相信过什么,你就必须永远相信。
  
  我们真的会变成我们自己所想的那样。我们认为自己好,自己就会更好;认为自己坏,自己就会更坏。所有我们生命中的痛苦和愉快,都完全是自己造成的。
  
  当我接受和喜爱自己时,我的所有潜力,都被激发出来。
  
  怨恨、批评、内疚、恐惧,是我们生活中四种最坏的习惯。这四种习惯起源于喜欢责怪他人,却从不勇于承担责任。如果我们敢于对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件事负责,那么就不会责怪他人。
  
  重复出现的行为表明了我们内心的需求,我们的每一种习惯,我们一遍又一遍反复经历的那些事,我们不断重复的行为模式,都来源于我们自身的某种需求。
  
  自我贬低只能强化拖延和懒惰。应该把精神能量放在驱除旧的思维模式、创造新的思维模式上。
  
  请对自己说:我放弃认为自己没有价值的信条。我值得拥有最好的生活,现在我允许自己接受它,我愿意丢弃旧的信念来创造新的环境。
  
  

大悲水驱除菜虫

  大悲水驱除菜虫
  
  今时有一些人,夏夜多蚊,便打DDT。种菜、种花生了虫,就洒农药,这都是犯杀戒,应速悔改。夏夜多蚊,方便驱除,驱不去者,作布施结缘想,何必杀生?菜园生虫,洒大悲水驱之,令它得善处,我除灾害,皆大欢喜。但是洒大悲水,须有信心、有耐性,方有感应。

得道的挑粪人

  舍卫城里有个穷人,他以清除城里的粪便用谋生的职业。在众人眼里,他就像粪便一样饥脏不堪,污秽下贱,每个人都不喜欢跟他来往。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看见别人就觉得惭愧,躲得远远的,免得别人看了讨厌。但是当佛陀来到这城里的时候,他却成为唯一见到佛光的幸运儿。

保护父亲,感动劫匪

  潘综,是晋朝时代浙江吴兴人。当时妖党孙恩作乱,匪兵攻破村邑,潘综有一个年老的父亲,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难于行动,他就背负着父亲,逃避匪祸。因此他不得不走得很慢,有给匪兵追上的危险。他的父亲潘骠对他说:“我年已衰老,不能行动,无法逃走,你年纪轻,独自一个人逃,还可来得及避去匪祸,如果带着我走,走得很慢,势必给匪兵追上,那么我们父子二人都要遇难。希望你不要管我,自己一个人逃,可以保全你的生命。”潘综听了父亲这一番话,虽觉很有道理,但还不肯舍弃年老的父亲,结果终于给匪兵追上。潘综向匪兵叩头说:“我的父亲已是七十多岁的高龄,求求饶恕他,保全他的老命吧!”他父亲潘骠也向匪兵请求说:“我的儿子年龄轻,本来可以走避,为了不肯舍弃我,所以没有走。但我年已老,死也没有关系,只求求保全我儿子的生命。”有一个匪兵正要举刀砍杀年老的潘骠,老人家吓得魂不附体,潘综急忙把老父抱在腹下,匪兵就举刀转砍潘综,一时被砍得皮破血流,顿时昏晕过去。忽然另一匪兵跑过来,对其余的匪兵说:“这一青年以死救父,是难能可贵的孝子,怎么可杀他呢?杀孝子是不祥的事,万万不可杀!”其余匪兵听了,急忙把潘综救活过来,护送他们父子二人安全回家。(取自德育古鉴)

 

幻术师与出家师的故事

  从前,有位幻术师非常精通幻术,他有一位朋友是出家师父,俩人非常要好。有一天俩人像平时一样坐在幻术师家里边喝茶边聊天。闲聊中,出家师父对幻术师说:“我想看看你的幻术,能给我表演一下吗?”幻术师笑了一下,走到门口,叫朋友过来看。出家师父走过去,看见门边有一匹高头骏马,那骏马威武健壮,比画的还要好看。幻术师说:“你想要这匹马吗?我可以卖给你。”出家师父问:“这么好的马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要卖多少钱?”幻术师说:“马的价值应该由它的力量和速度来决定,你先骑一下看看马的好坏,然后再谈价格,我们朋友之间没什么不好说的。”

神奇的诵经声

  在一座山上有一茅舍,住着一个比丘僧。比丘对佛法真可谓精进持戒,毫不懈怠。
  
  从日出到日落,从日落到日出,他足不出户,只是一心诵读般若波罗蜜经。
  
  他那朗朗清脆的读经声,从窗户、门口、壁缝传出来,在山间回响着,似鸟语花香,如淙淙清泉,遍布整个山麓。
  
  却说这山中,每天清晨和黄昏,都有一个七岁的牧牛郎在山麓放牛,听到朗朗经声,心中甚为欢喜。
  
  “多美妙呀,念得多好呀!”牧童每次到山麓放牛时,都听到诵读声。
  
  渐渐地,他入了迷。在一个黄昏时分,牧童循着诵经声来到比丘的门前,说道:“请问,您读得是什么呀,这么好听!”
  
  比丘正读得入迷,猛听得一个声音叫他,便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小孩倚在门柱上。
  
  “孩子,进来说话。”比丘招呼道。
  
  “您读得是什么呀?”牧童走到比丘的面前再次追问,然后靠着书桌,眼睛放出智慧而渴求的目光。
  
  “是佛经般若波罗蜜。你年纪太小,长大了就懂了。”比丘答道。
  
  牧童一听,却说:“用不着长大,我现在就懂!”
  
  “你才多大就懂了?”比丘大为惊奇。
  
  “七岁了,我觉得您读得美妙极了!”
  
  比丘心里赞道:“真是一个聪慧过人的小童,绝非凡人!”
  
  没过多久,小童便告辞回去了。
  
  牧童回到原地,一看牛不见了。
  
  “呀,肯定进山去了。”牧童便进山找牛。他走了很远,也没有找到牛,太阳已下山了,但他怕回家被父母打骂,不给饭吃,便硬着头皮继续往深山里走去。越走天色越黑,他不禁朝山里喊了起来:“牛啊,牛啊,你在哪里?”
  
  忽然,从林间深处传来一阵响动。牧童以为是牛在里面,忙走上前去,却朦咙地看见前面正有一只饿虎朝他走来。
  
  “妈呀!哇!”牧童吓得大哭起来,转身就跑。
  
  但已经迟了,一幕惨不忍睹的悲剧发生了,那牧童被猛虎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而那比丘还在等着这个有绝顶大智的非凡神童呢。当然,比丘失望了。再也没有牧童经过他的门口了。
  
  牧童死后转世到一个长者贵族家里。
  
  那长者家里应有尽有,只是无儿无女。此番长者闻听妻子怀孕,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自从妻子怀上孕后,嘴里老是唠叨着什么,一副昏昏迷迷的样子,如同做梦一般。
  
  他见妻子总是躺在床上,不断地哼着什么,长者心中疑惑:莫非是妖孽作怪?便赶紧让仆人去请相师来占卜。
  
  相师占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但肯定不是鬼怪!”说罢惊慌而去。
  
  长者见状,不知是凶是吉,整日愁眉不展,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天,山中那比丘化缘到了这个长者家门口,远远地就听到长者妻子嘴里的哼哼声,心里不禁欢喜起来。 “这不是我天天念得般若波罗蜜经吗?”
  
  比丘即快步走入长者家门,见长者一脸的愁云,便问道,“请问,贵府是谁在念佛经呀?”
  
  “什么?什么?”长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惊讶地看着比丘。
  
  “贵府谁在念佛经呀?”比丘又问。
  
  “没有人念佛经。”
  
  “那声音我非常熟悉的,贵府一定有人在念佛经!”比丘边说边坐下来,长者莫名其妙,心里很不高兴。
  
  “那是我妻子得了病,在胡乱哼哼呢厂长者没好气地说。
  
  “您妻子在念般若波罗蜜经啊!”
  
  “什么般若波罗蜜经?”
  
  “就是佛经。”
  
  “可是真的?”
  
  “您该放心就是,您的妻子不是害了什么病,而是在诵读般若波罗蜜经,她怀的必是佛家弟子!”说得长者心花怒放,急忙告诉全家人,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
  
  转眼便到了婴儿出生的时候。
  
  那婴儿刚出母腹,即从产床下到地上,双手合十地跪着,嘴里不停地念着般若波罗蜜经。
  
  全家人惊奇地看着婴儿,再回头望望长者之妻,见她已不哼哼了,也完全醒了,像从长梦中醒来一样,根本不知此前自己的情形。
  
  长者急忙跑到佛所,去请众僧来看自己的儿子。
  
  众僧来到长者家里,都惊奇地看着地上的婴儿,被他那连读带讲得诵经声吸引住了。
  
  众僧一起向长者合掌施礼,道:“这是真正的佛弟子,施主千万不要干扰他。好好抚养吧,这孩子以后可以为天下众生之师,包括我们这些比丘。”
  
  七年过去了。前世的牧童已成为一位贵公子,但他一心只诵读般若波罗蜜经,已完全悟解了经义,同时背诵了所有的经典。可谓无人可比,智慧超众。
  
  更令人刮目相看得是,所有经典中原来错误或脱落漏掉的字句,他都一一给予纠正补充,完备了原经中的不足。
  
  于是,比丘僧众均随他诵读经文,听他讲解经义。
  
  从此,长者的儿子更是身体力行,讲经授法无怠,举止言行为人师表,经常开化弟子们,使他人发大乘心。
  
  他的足迹遍及整个城市、乡村、大街、小巷,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弟子。经他启发得大乘心的人共八万四千,直接学佛法的著名弟子共五百名。
  
  佛告诉阿难说:“阿难,那时的牧童就是我的前身,那个比丘就是迦叶佛的前身呀。”